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遼國夆子 | 19th Jan 2010 | 時事 | (87 Reads)

講完反高鐵,再講公投。

先申明一點,我是支持雙普選的,最好立刻就有,以免有人看到一半就罵我是保皇黨。

一般香港人對「公投」兩字,認識不足,因為香港向來都沒有這回事。然而,公投在全世界都是很複雜的事情。各國在公投前都須立法,分有約束力或無約束力,公投議題繁多,例如修改法例,包括憲法,甚至……獨立。

常與香港比較的新加坡,就是以公投獨立的。

香港人十分熟悉的台灣,綠營也常提出要以公投正式獨立。

在中央眼中,「公投」二字,十分敏感,公投根本就是獨立的近義詞。因為,今天你可以公投要求普選,明天你可以公投要求獨立。沒錯,香港人沒多少會傻到真的要求獨立,但一旦今天做了公投的先例,就會打下基礎。全世界政府最害怕的,就是領土被分割,所以一省一市,不可能有公投,只有到了國家主權層次,才會有公投。

「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八隻字裏,頭六隻字都沒甚麼所謂,一到了「公投」,就出事了。泛民提出的公投,其實十分粗糙,參與者與制訂勝負準則者,居然都是泛民自己,這算甚麼?球員兼球證?就算真的贏了,也會各有表述,中央也未必要回應你們的訴求。那麼,公投是為了甚麼?難道就是為了發洩一股對政府和對遲遲沒有普選的怒氣?

須知道,中聯辦發聲明之後,公投已經是騎虎難下。如果政府撥款,政黨參與,選民投票之後,就是全香港公然違憲,這是任何國家都不允許的。香港的水源、糧食、電力都得靠中國供應,駐港解放軍也不是擺設,一旦實行公投,後果可想而知。

以「黑底黃」對台灣的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公投的敏感程度。而他居然會以公投作口號,那就很匪夷所思了。變相甚麼都好,就是不能變相公投。用了公投二字,黑底黃自己由day one開始恐怕就心裏有數,公投不可能成事,保皇黨不可能參與,政府不可能允許,最終必定喊停,然後市民怒氣更被激發,社民連以悲情英雄的形象豎起民主旗幟,然後下屆立法會選舉社民連蓋過民主黨成為泛民的「大佬」,成為中央不能忽視的力量。

問題是,中央有沒有想過,為甚麼事情會發展至如斯田地,被黑底黃有機可乘?港府的無能固然是其一(沒有解決社會矛盾,經濟向金融傾斜,劫貧濟富,官商勾結,官僚主義,眼光短淺,缺長遠發展規劃藍圖,只懂空叫口號,只懂向中央攤大手掌……嘩,罄竹難書),但中央一直對普選實行拖字訣,一直拖延政制發展,卻是背後的「深層次矛盾」。所謂官逼民反,正因為中央不肯實行雙普選,才會令公投有市場。

要化解這場危機,中央可以釋出善意,允許政制發展向前走,實現雙普選,公投之議自然立即瓦解。但中央有可能這樣做嗎?中央向來是受軟不受硬,不,軟的尚且未必會受,何況來硬的?被你們香港人兇一兇,就立即放行雙普選,以後你們得寸進尺,還得了?而且,香港人示範了得寸進尺,內地這麼多省市區,個個都話要民主選舉,中央政權哪忍受得了?此議當然作罷。

另一種可能性,是繼續大石壓死蟹,繼續以強權把雙普選訴求硬生生壓下去,甚至變本加厲,比以前更加強硬,就像當年2003七一之後的情況一樣。

這種種,黑底黃或許早就料到,也或許未料到,但為了擴大社民連政治本錢而犧牲香港福祉,破壞中港互信,還敢以正義自居,實在「很岳不群」。

我當然支持雙普選,最好明天就能普選,革走那個廢柴政府。問題是,行動愈多,與普選的距離就愈遠。香港人需要等,的確不知等到何年何月,大概就如等平反六四一樣,可能要等到我們的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才會有普選,有生之年未必看到。因為,決定權在中央,不在香港,香港很被動。要提早普選,除非獨立,但我們又沒有獨立的本錢,也沒有獨立的意願,更沒有獨立的動機,所以根本不用提。現實確是殘酷的。


遼國夆子 | 26th Dec 2009 | 生活 | (82 Reads)

我向來很重視聖誕節, 但今年的聖誕,實在讓我很「難忘」。

22/12

可能因為大感冒的關係,冷血阿頭給我一條「好籤」 ,夜晚12時許就可以放工,趕得及乘地鐵回家。

23/12

凌晨1時許,回到家裏,睡覺,忽然個肚痛到黐線,忍不住之下,下樓到仁濟醫院看急症。那個醫生擺明亂咁斷症,居然話我肚痛係因為食煙喎!黐線!食煙傷肺、傷鼻咽就聽得多,傷條腸就真係未聽過!!醫生你邊位?莫非你係周一嶽個仔?!

打完止痛針,回家時被老婆單單打打,話我食煙搞到腸痛,迫我再度戒煙……我應承左佢,但想食埋剩低果半包,結果都係俾佢鬧……

數小時後……

睡醒,先到銀行處理按揭申請,之後到屯門與兩老做冬。回到家裏,一路無事,只是肚子還有少許痛。

勞碌了一整天,也很累了,於是早點睡吧……

24/12

凌晨時份,又痛過!!痛得比之前那晚還要厲害!!吃過喇叭牌也沒用,又入仁濟。心裏暗想:千萬不要又遇到那個周一嶽個仔。

這晚人多,但我痛得厲害,優先處理。所謂優先,其實還是等等等等等等……打完止痛針,又再等,等到藥力過了,又肚起來。照X光,居然照個肺……(你估真係食煙會食到條腸痛架?)做心電圖,量血壓,之後送了上房。老婆則回家。

此時的我,求神拜佛,不要讓我留醫,不要,因為我早上要考車呀!!那是我辛辛苦苦,嘗盡了失敗之後,最有希望可以pass的一次,最容易的試場葵盛圍,最容易的時段上午10:55,若再延期,則時間地點都會變了!我已經衰左好多次架喇!!!!!!!!!!!!

醫生冷漠地說:留醫!

orz

我想,下次我再考車的話,香港應該會地震的。

他們把我轉去隔離病房,沒有藥,連止痛都沒有,他們的處理方法很簡單,吊鹽水,禁食,清腸胃。

在沒有電視,沒有電腦,不准走出病房,在空無一物的空間裏,我只能做一件事:睡。

一天24小時,我應該睡了至少20小時,真的!之前甚麼睡眠債都統統還清了。

夜裏,老婆、Christine和陳老闆來探病。

25/12

老細打來,第一件事問我幾時番得工。喂,你係我阿頭,但你唔係真係僱主黎架!你都係受人二分四咋!使唔使咁呀!!!

教車師父打來,安慰我。

睡得久了,背脊開始很倦,像是忽然不懂得動似的;雙腳更加軟癱,幾乎忘了怎樣走路;而在睡覺多過清醒的時間裏,夢境和現實的分界線也愈來愈模糊,要事後用邏輯思維來檢視一下,才能確定那是夢呢?還是現實?

夜晚,老婆、陳志豪和Carman來探病。

這段時間裏,我只有靠手機裏紫綾的照片作為精神支柱。我向照片發誓,爸爸明天一定要出來見到妳!

26/12

早上8時,醫生來巡房, 說我12時可以出院了!

手機的電量已經見紅,珍而重之打了一通電話給老婆。

早上9時許,有些類似助理的人來,說醫生快手快腳簽了文件,隨時可以出院了。(敢情是因為3張床都full了,要趕人走了吧!)於是又打了一通電話給老婆。

10時許,還未見她來,打給她,「你催生晒做乜唧,係咁打黎催!」我第一次催咋喎……我知我知,紫綾扭計的氣,都發洩在我身上吧……

回到家裏,看到紫綾,她向著我笑,笑得很燦爛!!

在廁所,看到煙盒裏只剩下兩支煙,一炮過扯晒佢!

呀~~這種自由的感覺,真好呀!!!(之後又要再戒過了……)

其實,這兩天一煙未吸,身癮也沒多大,畢竟之前其實已經戒掉身癮了, 只是心癮難熬……


遼國夆子 | 16th Nov 2009 | 生活 | (79 Reads)

一向都是堅毅不屈的父親,第一次在我面前流下了淚。多年以來,從沒聽聞過的事,在他口中娓娓道來,原來人人都有的死穴,他也不例外,只有這天不肖兒子無情地打開了不能打開的門,讓記憶中的慘痛悔恨一次過流瀉出來。

這天,我第一次聽到了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故事……兩個半小時,兩位老人家,述說了我們家族百年之路。


遼國夆子 | 11th Nov 2009 | 時事 | (130 Reads)

這一篇大預言,一定要留心細看!!orz 

搭巴士好易翻車 諸葛梓岐喊苦
《Face》2009年4月8日

3萬蚊港女黎潔瑩講錯一句即俾全城電車仔狂插,估唔到最近同Neway二少薛嘉麟拍拖嘅o靚模諸葛梓岐,仲唔知死公主病上身亂噏嘢。

話說諸葛公主上星期喺有線節目《玩轉姻玄路》時真情流露話自己「唔搭港鐵」兼「男朋友可以冇,但工人一定要有」偉論一出街,成班網友O晒嘴。

不過諸葛梓岐叫得公主點會咁簡單,她接受本刊訪問時更豪稱每10個港人就有4個住的平民屋邨唔啱佢住:「我工人都住咁大間房,唔通叫我住屋邨咩!」又堅拒迫港鐵搭巴士:「搭巴士好易翻車㗎!」擺明公主症超危殆,馬死唔會落地行,薛二少,辛苦晒喎!

諸葛公主住要豪,買嘢當然唔慳得:「我淨係去ifc、連卡佛,我最鍾意Chanel、Prada同Bottega Veneta囉。旺角啲嘢唔啱我,幾乎冇去過,都唔知去嗰啲地方做乜!深水埗?係咪食燒鵝㗎?」食燒鵝嘅喺深井囉。

講到食,諸葛公主一樣有偉論:「出街食嘢都係ifc啦,啲friend約去第二度咪去囉。茶餐廳?鏞記同翠華囉,大家樂?機場嗰間都有食過嘅,出面少喇,唔通同人排隊咩!」名人飯堂等同茶餐廳?鏞記多得你唔少囉。

公主出巡,當然唔會同小市民迫巴士,所以佢自稱同男友喺日本搭火車已經係極限,諸葛梓岐說:「喺香港搭過幾次地(港)鐵,啲友好迫又粗魯,夾住我上唔到車,以後咪搞我!搭巴士好易翻車㗎,巴士兩層咁高,轉彎好易『嘭』一聲反轉,我寧願揸車,我仲會租保母車,每個鐘$280啫。」

1. 旺角深水埗掟鏹水彈,中!
2. 巴士『嘭』一聲翻車,中!
3. 港鐵夾住(夾斷阿婆隻腳)上唔到車,中!
可以預料,鏞X、翠X可能會爆集體食物中毒,屋邨可能會塌樓……太神了!


遼國夆子 | 10th Nov 2009 | 時事 | (1388 Reads)

昨日剛買Maclaren(二手Bid回來),今天就說有問題,會夾斷手指,真衰。

其實買BB車也爭持了很久。我老婆不願買,因為很多人說BB車不實用,加上家樓下有10級樓梯,不方便。

但我的實戰經驗告訴我,以現在一個半月的紫綾而言,不要說用手抱,就算用揹帶揹在身上,一來一回,最遠也不過是由我家走到河背街,再遠就不行了,太辛苦了。紫綾一天一天長大,怎麼辦?

在餐廳用膳,若把紫綾連揹帶放在大腿上,就吃不到東西;將兩張椅子併起來,貼牆放,讓紫綾躺在上面,也無不可,但未必每間餐廳都可以。若有BB車,那就方便得多了。

更何況,帶著BB出街,還要帶很多其他物資,有BB車,就有袋子放東西,也可把手提袋擱在手柄上。

於是,我決定買BB車。

其實以前也看過幾個牌子,當中以Chicco的「變形」、Combi的「輕巧」、Maclaren的「實用」最合我意,那天帶著紫綾去看Combi,發覺Combi實在太輕巧了,好處是便攜和容易鑽窿鑽罅,壞處是內籠太窄和容易翻車,放紫綾進去,十分擠迫,不行。

Chicco雖然可以變來變去,但一來貴,二來有太多經驗者說,其實變來變去,最終只會用一種模式,所以不用了。

Maclaren有幾種型號,衡量過重量、寬敝度等等後,雖然貴一點,但還是選Techno XT吧!那天bid了回來,還算滿意。怎料,今天就說有問題。不過,其實CPSC的指證頗無稽,若說那絞鏈位會夾斷手指,甚麼摺枱、大門、櫃門,都會呀!怎麼不回收所有門呢?所以,我倒覺得問題不大。

另外,香港電台記者的質素實在惡劣……

USA CPSC:
The stroller hinge mechanism poses a fingertip amputation and laceration hazard to the child when the consumer is unfolding/opening the stroller.

港台網上新聞:
英國嬰兒車生產商Maclaren宣布,在美國回收一百萬架嬰兒手推車,原因是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收到15宗報告,指嬰兒車推動期間,嬰兒的手指放在車上鉸鏈位置,導致受傷,其中12名嬰兒指尖切斷。

這算是甚麼翻釋?看圖作文加想當然矣的想象?


遼國夆子 | 9th Nov 2009 | 時事 | (126 Reads)

古有諸葛孔明預知東風,今有後人諸葛梓岐預知慘劇

諸葛梓岐:「搭巴士易翻車」
@《Face》2009-04-08


公主出巡,當然唔會同小市民迫巴士,所以佢自稱同男友喺日本搭火車已經係極限,諸葛梓岐說:「喺香港搭過幾次地(港)鐵,啲友好迫又粗魯,夾住我上唔到車,以後咪搞我!搭巴士好易翻車o架,巴士兩層咁高,轉彎好易『嘭』一聲反轉,我寧願揸車,我仲會租保母車,每個鐘$280啫。」


遼國夆子 | 4th Nov 2009 | 生活 | (27 Reads)

11月假期很少,只得6天。

7日,傳媒首輪採訪紫綾

8日,傳媒次輪採訪紫綾(不是假期,之後要番工)

15日,與Ellen入天水圍探Winnie與她剛誕下的小西瓜,夜晚可以的話還要上堂

17日,小學同學聚會,兼探訪紫綾

21日,傳媒尾輪採訪紫綾,夜晚擺雙滿月

29日,老婆祖母生日,要搞成日

30日,老婆生日

full booking…… 臭珊姨姨說想gathering,哪有空了?


遼國夆子 | 3rd Nov 2009 | 閱讀 | (153 Reads)

齋睇紅色果句就夠

究竟係乜野邏輯,令到班友仔唔理成本效益而制訂政策?佢鍾意咯~

但以特衰政府的民望,煲呔憑乜野學李光耀?

走私煙(左丁山@蘋果03/11/2009)


見到報紙報道有北區報販上街抗議私煙猖獗,不明所以。報販賣報紙嘅啫,私煙關佢地乜事?行經報攤,特登駐足而觀之,係有幾格賣煙嘅噃,於是傾番幾句,得知賣煙每包三十九元,報販得兩個幾,賣報紙每張六元,報販得兩元,唓,比例上賣報紙好過啦,好賺好多啫,點知報販話:「數唔係咁計,報紙銷量日降,免費報紙通街都係,我地驚 o架,反而賣煙就幾穩定,點都可以幫補吓。」

咁為乜事上街呢?到賽馬車會吃飯,見到零售L,問佢知唔知。零售L話:「略知一二嘅,據我所知,依家機場,過境嘅免稅店生意非常好──好在煙酒銷量大增,免稅店笑逐顏開。」咁多人到免稅店買煙做乜,零售L話:「呢啲嘢無謂畫公仔畫出腸,我唔想講得咁多。」如此神秘,益發引起好奇心,於是食飯後打電話畀一位日日來往香港羅湖,住在深圳之香港居民M,居民M離婚後,遷居深圳,好快就搵到一位四川靚女,結埋婚,從此朝朝自深圳回港返工,晚上過境返屋企,自得其樂。居民M話每日有好多主婦阿嬸之類以至各色人物等到羅湖買煙,帶返香港,出出入入,香港每包零售三十九元,羅湖免稅店售十二元,返到香港有拆家收晒,至於如何分錢,則非佢所知,但啲阿嬸如非有甜頭,邊度肯日日「返工」到羅湖買煙吖。

居民M仲有一點觀察,睇到不少人站在關卡前不願入閘,等到咁上下,夾啱時候,先至一齊湧入去過關,其中必有蹺妙之處,但佢就冇去考究咯。北區報販抗議私煙壓境,可以用純經濟理由解釋,就係羅湖賣十二元人民幣嘅一包煙,來到北區,必定售價少過香港價三十九元港幣。如報販守法,只賣香港煙,邊度夠啲私煙拆家鬥呀,輸梗,意思即係話佢地想每包賺一蚊都賺唔到。好多經濟學家都知,走私就係一種價格差異之套利行為,相等於股票,外滙之 arbitrage(套戥)。套戥係合法嘅,走私就係非法,海關應該去緝私,以前夏鼎基時代港英唔肯加煙稅,就係諗到加稅會加劇海關負擔,增加緝私的支出,未必可以抵銷新增稅收。不過現在特區政府唔係咁諗,加煙稅以「健康」為擋箭牌,加煙稅會引起甚麼社會後果,經濟後果,一於勿聽勿視勿理會,私煙充斥市面,闊佬懶理咯。


遼國夆子 | 2nd Nov 2009 | 影視 | (424 Reads)

第一次在熒幕上見到官恩娜,是在電影《戀性世代》,戲中演員還有樂基兒、黃浩然,俱是新人,演技最佳者是黃浩然,但當時也很不濟,而官恩娜和樂基兒都是首試啼聲,三人都是以model身份接Job,演得差,導演有心無力,電影票房不濟,就此湮沒。當時,我在36.com《茶杯周刊》做記者,生厭,轉做sales,但性格和能力均不適合,正在進退失據,不知該怎樣走自己的路時,看到電影中官恩娜飾演的記者,突然好有種「咦,做記者原來幾型架喎」,於是重新執筆,入成記當編輯。

第一次見到官恩娜真人,是在成記做影碟版,當時人手不足,編輯兼做記者,約了官恩娜做訪問(當時她已加入樂壇),不外乎問她愛聽甚麼碟之類。她上鏡靚過真人,骨架大,頗「有肉」,但勝在夠率性,爽朗熱情。

第二次見到她真人,是在星記做食版,約她去吃血鴨,記得當時她還未做飲食節目,大膽講句,我算是發掘了她做飲食節目的人吧?很記得她「對付」那碟焦糖布甸,大力一敲,很「男仔頭」,跟Sexy扯不上半點兒關係,但一到拍照時候,卻自動自覺硬著頭皮扮Sexy。西廚問她是甚麼人,她說她是Singer,當時我和公關大員都為之一愕,心裏暗忖:「妳有唱過歌的嗎?」

她是性感的,但不在那高眺的肉體,而在那爽朗熱情的個性,但招來的,卻是與「唔唱K」的緋聞,「姣精」的評價,飲食節目的「膽」,「地獄廚神」的封號,轉眼間做了多年歌手,卻沒多少人聽過她唱歌,唯一一次與唱歌扯得上關係的,就是在台上唱歌期間被狂迷強吻……說她是演員,ok;說她是歌手,卻有點說不過去了……

借來的舞台,借來的演唱機會,卻讓她一鳴驚人。 「原來妳咁唱得架」雷頌德一句話,狠狠的教訓了製作那節目的CCTVB。

長年以來,CCTVB壟斷了樂壇,而在膚淺的製作方針、缺乏競爭的環境下,娛樂圈陷入一個怪圈:演員只靠演戲也紅不起來,做歌手才是出路;但歌手也不一定有機會唱歌,很多歌手只能不停拍劇、做節目。結果,好演員退出了,好歌手埋沒了,一個又一個,都得在別的地方才能尋找自己一片天……

明明有一副好嗓子,明明外形也不錯,性格也不錯,卻一直浮浮沉沉,被譏姣精,被傳緋聞,被強吻……不是很悲哀嗎? 《超級巨星》的評判們,對參賽者吹毛求疵,但君不見很多歌手,五音不全照樣出碟?敢問何紫慧Vs鄧走音,誰唱得更好聽?

香港不是沒有人才,但在壟斷的環境下,香港沒有好的環境,讓他們盡展所長。要留住人才,就得打破壟斷。娛樂圈也好,地產界也好,工商界也好,或許都需要《公平競爭法》。

 (閱讀全文)

遼國夆子 | 26th Oct 2009 | 時事 | (42 Reads)

今個世紀最重要的一單新聞:法庭終於不是有錢權貴的樂土,燈膽權和他的走狗周一嶽乃至那個浪費納稅人血汗錢的扮控煙之控煙辦,被法庭裁決一野KO!大快人心!

轉帖來源:蘋果日報

食肆三邊圍封範圍內吸煙
煙民罪成上訴得直 反禁煙首成功翻案

【本報訊】室內禁煙法例首次遭小市民挑戰即被打倒,高院法官日前對一宗小市民被控在茶餐廳吸煙的上訴案作出裁決,重新解釋「室內」的定義,令開放式的酒吧和店舖,以及膠簾只圍封兩或三邊的食肆延伸範圍,不再列入室內範圍,不受室內禁煙法例規管。衞生署控煙辦不服判決已提出上訴,但上訴期間會參照高院判決執法,暗示暫停在食肆外延的膠簾範圍執法。

涉案的地點是荃灣深井村56號地下傅記粥麪茶餐廳,傅記是相連的室內地舖位,舖外有覆蓋簷篷的外延空間,放置了枱椅,入口和左邊有垂下的透明膠簾。去年中案發當天中午時分,控煙辦人員到達傅記執行任務,看見膠簾內一男一女手上持有燃點的香煙,控煙辦人員指出該地方是禁煙區,控以違反《吸煙(公眾衞生)條例》。

每邊圍封亦要達50%
裁判法院判決任職食物環境衞生署小販管理主任的被告罪成,但被告人不服,上訴高院。高院本月9日裁決被告上訴得直。法官湯寶臣在判詞指出,現行法例指不論是暫時性或永久性的天花板或上蓋,除了任何門窗,圍封程度達總面積的50%,就屬室內範圍。但是,湯寶臣指出,法例「圍封」的意思應是包括四邊的,兩邊、三邊的遮擋不能算作是圍封。
湯寶臣又說,「室內」範圍應是四邊都有圍封,除了門窗,要達總面積的50%,即每邊的圍封要達到該邊的50%以上,才算是室內。
香港煙草業聯會行政秘書章健華說,該會得悉高院裁決,尤其是法官指出兩邊或三邊均不算圍封,以及每邊都要封了50%以上,即任何一邊不達50%也不算是室內。換言之,高院的解釋與之前控煙辦的不同。
她又說,室內禁煙法例07年生效時,控煙辦曾向業界發出詳細指引,有相當例子清楚講明何謂室內範圍。不過,根據高院的裁決,現時有些原本不可吸煙的地方,變成可以吸煙。該會希望控煙辦盡快向公眾清楚解釋在甚麼地方吸煙才會觸犯室內禁煙法例。
立法會飲食界議員張宇人說,立法之前他已經反對把室外有帳篷的地方列為室內範圍,但立法會內多數票變成極權,政府又無限上綱,「成件事都係好過份」。

控煙辦已申請上訴
衞生署控煙辦公室回覆記者查詢說,已提交上訴許可申請,聆訊將於下月 2日進行,屆時會決定是否批准上訴。至於會否退回以往的罰款,控煙辦拒絕直接回應,只表示不同場所環境設計不一,不可一概而論,控煙辦及其他執法人員會根據法例規定,並參照高院判決,執行禁煙規定。
政府消息人士說,無論如何,控煙辦都要暫時遵從高院的判決。

業界望放寬開放式食肆

【本報訊】飲食娛樂業界聽聞高院對「室內」的新詮釋,都希望政府最低限度容許開放式店舖,劃出小部份門面毋須納入禁煙範圍,讓店舖放幾張枱作為吸煙區。事實上,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的禁煙法例都已經容許相關做法。

店舖改裝便可
飲食娛樂禁煙條例關注組召集人駱國安表示,高院對室內定義提出新的解釋後,他希望政府盡快釐清禁煙範圍,「我哋唔係反對禁煙政策,亦唔係想一切打回原形,只係想喺門口放幾張枱,方便食煙嘅顧客」,他相信不少店舖略作裝修便可迎合新規定。
他表示,政府立法原意確是要「封死晒」所有店舖,一律不准吸煙。當時業界要求政府效法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等國家,容許開放式店舖把貼近門口位置列為吸煙區,讓酒吧和食肆放幾張枱。此舉可分隔煙民與非煙民,又可讓業界有多一點生存空間,可惜政府沒有採納。
香港煙草業聯會表示將約晤酒吧業界討論事情新發展,若業界根據高院判決重設吸煙範圍,希望業界平衡煙民與非吸煙顧客的利益,最好設立吸煙與非吸煙區分隔顧客。
案發的傅記粥麪茶餐廳負責人表示當日不在現場,而且案件內容敏感,故不想重提。深井村約有10間食肆都於店外擺放桌椅招客,並以膠簾覆蓋。記者現場所見,各店的食客都很自律,會自行走到街外吸煙。 50歲煙民傅先生表示現行法例有灰色地帶,他為求自保,每次吸煙都會走出店舖範圍。


Next